首页
奇书中文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0章 局已经摆好(2)

    “不,邹大师早就知晓,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阻止你对池殷出手?她知道林杰必胜。”

    单离辜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能开口问了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的问题:“您真舍得放弃隐水门?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放弃是为了更大的利益,”白玉儒一笑,“林杰现在在邹大师那里,你难道没有什么东西要给他?”

    单离辜只能点头:“属下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白玉儒看着单离辜的背影淡笑依旧,局已经摆好,棋子已经落下,余衡,就让我来告诉你,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杰修养三日,腿上的伤势已经彻底康复,他知道余衡不会放过他,一早就让子晴把能带的东西全部收入了碎玉世界,今晚就该是离开的时候,但是在此之前,他想要见见邹虹,他还是不能接受邹虹放弃他的现实。

    林杰站在邹虹门前犹豫了许久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曾经的师父,深吸一口气刚想抬手敲门,门就自己开了,伴随着邹虹的灵魂传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林杰走进,站在炼丹室门口注视着邹虹的背影,他不知该说些什么,他感觉自己想要问的问题很是不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师父也舍不得你离开……”邹虹的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沙哑。

    那为什么还要赶我走?林杰迟疑着不敢说出。

    邹虹仿佛能听到他的心声,缓缓开口:“这是你的机缘,一个不论是门主还是我都无法想象的机缘,你要亲自前去才能获得。”

    “机缘?”林杰不由地紧张起来,“在哪里?在魔兽山脉吗?”

    邹虹没回答他的话,只淡淡道:“所有的机遇都伴随着风险,能不能得到这份机缘还要看你的造化,师父也给不了你什么,这个丹炉你就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邹虹说着,那被她摆放在炼丹室角落的二阶丹炉便腾空而起,稳稳地落在林杰面前。

    林杰心里突然又有了很不好的预感,眼前的一切让他感觉好像再也见不到邹虹似的,他没敢去碰这丹炉,只是看向邹虹:“师父,我还能再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,应该就能,”邹虹的声音很是沧桑,“拿着吧,你叫了我那么多年师父,我根本没教过你什么,但愿有朝一日你站在这世界巅峰,还会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绝不会忘了师父。”林杰收起丹炉就想转身离开,邹虹的话让他有一种落泪的冲动,仿佛此次离开就是永别,既然问不出什么,何必作儿女之态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邹虹突然出声阻止,“单长老来了,他想见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林杰话音未落,单离辜已经走进。

    “单长老。”林杰有点紧张,单离辜所代表的是白玉儒的意思,他现在根本摸不透白玉儒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这里还有六千多贡献点呢,换了吧。”单离辜还是一如往昔的和善微笑,但在林杰看来是说不出的凉薄,他本以为白玉儒可能是想要保护他。

    林杰有点失望,但很快就有了决定:“我要紫灵草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?”单离辜没想到林杰竟会要这根本没什么用的灵药。

    “是,全部。”林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一株十贡献点,共六百一十一株,”这数目着实不多,单离辜直接从元府中拿出摆放在地,犹豫了一下又拿出十几瓶阳萝丹,“把这个也拿着吧,这是我送给你的,虽说你已经可以自行恢复灵气,但必要的时候也能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林杰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,虽说林子晴带的丹药已经足够,但这份心意他还是要收下,却又不知说什么好,只吐出两个字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知道她在金伯那里。”单离辜说了一句,随意得好似他们根本不是去逃命,而是去郊游。

    林杰一路走下,心里沉甸甸的,每个人的表现似乎都太淡然了一点,这让他有一种身在局中的感觉,这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林杰来到山脚下,看到山门边竟站着三个身影,顿时懵了,这三人一个是金伯,一个是子晴,而另一个竟是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