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奇书中文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儿媳妇有着落了!(一更)(1)

    白筱久久地等待,“蚕蛹”却始终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抬起的手想要去摸被子,但终归还是在半空停下,白筱站起来离开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,小少爷怎么说?”李婶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白筱摇头,抱歉地笑,“李婶,这么晚打扰了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李婶往卧室里看了看,对白筱道:“我让小梁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在小区门口就可以打车。”

    卧室里,等外面传来下楼声,裹得严严实实的“蚕蛹”才一点点地松开。

    李婶送完客人回来,就看到郁景希坐在*上,乱蓬蓬的卷发,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刚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婶你烦不烦哪!”郁景希就像一只愤怒的小狮子,吼了一声,被子一撩又躺下了。

    李婶叹气,替他掖好被子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白筱走出别墅区时,不由地缓下步伐往后看了眼。

    黑压压地一大片,只有夜风簌簌从她耳边吹过。

    记仇的小坏蛋!白筱撒气地踢了踢路边的碎石子,嘴里呼出团团白雾,两手往口袋里一兜,不再慢吞吞地,加快脚步走向大门口,再晚真的要没车了!

    路边的车一辆又一辆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白筱开始后悔,她当时就是脑抽了,会带着“肉圆”傻乎乎地追过来。

    结果人家根本不领情……

    后腰像被什么东西戳了戳,白筱回头,看到的就是背着大书包的郁景希。

    迷彩图案的羽绒外套,牛仔裤,外加一双雪地靴,戴了一顶雷锋帽,脖子上还是她在医院给他围上的围巾,一张小脸绷得紧紧地,两只小手抓着书包带,抿着小小的嘴。

    “肉圆”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,看到白筱,又讨好地扭着肥硕的身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理我了吗?”

    郁景希别开头,不看她。

    一辆出租车经过,白筱及时拦下,冲杵在路边的孩子挑了挑眉,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小家伙朝天翻了个白眼,一脸不情愿地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白筱牵着郁景希跟一条狗出现在公寓门口时,叶和欢正在喝水,结果一口全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和欢,把你上回买了嫌小的拖鞋回卖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白筱一边说一边换好鞋,已经进去从储物柜里拿了双碎花小棉拖出来。

    叶和欢跟玄关处的郁景希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待白筱过来,叶和欢一把拉她到角落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白筱不顾她的诧异,径直到门口,在郁景希身边蹲下,“把拖鞋换上。”

    郁景希配合地脱了雪地靴,小小的脚伸进棉拖里,趿拉地跟着白筱进屋。

    白筱把他的大书包卸下来搁到沙发上,“你先坐会儿,我去煮点速冻水饺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,我可以把书包放到你的房间里去吗?”

    郁景希已经抱着大书包站在沙发边,戴着毛绒绒的雷锋帽,红扑扑的脸蛋可爱至极,见白筱回头,扭捏道:“里面有我的个人隐私,我不想别人看到。”

    旁边传来一声嗤笑,叶和欢靠着墙壁,喝了口水,“多大的孩子也有隐私?”

    白筱点了点头:“哪个房间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郁景希已经熟门熟路地打开她卧室的门,跟“肉圆”一块儿进去后又合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弄得神神秘秘……”

    叶和欢嘀咕一句,跟着白筱进了厨房,“你确定要留这孩子过夜?”

    “嗯,他爸爸不在家,一个人住大别墅寂寞,我就带他过来了。”白筱手上活不停。

    叶和欢双手环胸靠在厨台边,望着白筱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筱侧头看她:“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上回来家里那个男人的儿子吧?”

    白筱拆水饺包装袋的动作一顿,随即明白了叶和欢的言外之意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猜对了。”叶和欢似笑非笑地凑过来:“你喜欢这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蛮喜欢的,很懂事,也帮过我几次,要不是他,上回我外婆恐怕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白筱让郁绍庭假扮裴祁佑的事情没告诉叶和欢,但叶和欢八面玲珑的性子,跟看护混得那么熟,怎么可能没听到风吹草动,“也许人家帮你不是因为儿子呢?”

    想到郁绍庭,白筱就莫名地烦躁,转身把叶和欢推出厨房:“别打扰我煮水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最后说一句啊,凭我识人的经验,那小孩对你绝对不怀好意!”

    但回应叶和欢的是被白筱合上的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而此刻,叶和欢口中对白筱不怀好意的小孩正躺在白筱的*上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“肉圆你说,我怎么就拿她没辙呢?明明是她对不起我,我还巴巴地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郁景希在柔软的*上翻了个身,一脸苦恼:“再这样下去,我男人的尊严都要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肉圆”呜呜叫了两声,继续摇着尾巴绕着*转悠,显然对这个新环境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唉,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人失去自我吗?”

    郁景希大字型地躺在*上,俨然这卧室主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房门忽然“咔嚓”一声。

    郁景希手忙脚乱地爬下*,还没来得及穿上拖鞋,叶和欢已经靠在门框上了。

    “哟,还真是自来熟,这都躺*上睡觉啦?”

    郁景希按捺下翻白眼的冲动,束手束脚地站在*边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老师都不在,就别装了,来,跟我说实话,怎么缠上白筱的?”

    叶和欢一脸“你那点道行还想骗我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郁景希眨了眨黑溜溜的大眼睛,无害又天然萌:“大婶,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大婶?”叶和欢嘴角抽了下,摸了摸眼角,这个小屁孩绝对是故意的!

    把叶和欢气走后,郁景希跑过去关门,上锁,动作一气呵成,再蹬蹬跑回到*边,一屁股坐在地毯上,扯过大书包拉开拉链,哗啦一下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儿童牙刷牙膏毛巾,有睡衣睡裤跟备用的小短裤,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玩意。

    他也把本来摆在自己书桌上的相框拿来了。

    将白筱*柜上的一张个人照撤掉丢进抽屉里,然后把那张拼凑照小心翼翼地摆上去。

    “景希?”外面传来白筱的声音,“可以吃饺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