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奇书中文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儿媳妇有着落了!(一更)(2)


    “哦,我就来!”郁景希一边应声一边端着洗刷物品跑进卫浴间,踮着脚一一摆好。然后又跑出来,把睡衣睡裤往*边一放,至于备用小短裤直接胡乱塞进白筱的衣柜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郁景希嘴巴被饺子塞得满满地,鼓着腮帮子,拼命地咀嚼着。

    “吃慢点!”白筱替他抹去嘴边留下来的汤汁,又把自己碗里的饺子给了他几个。

    一旁伏在地上的“肉圆”也吃得兴高采烈,不断地晃动尾巴。

    叶和欢简直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,这一人一狗就这么登堂入室啦?

    揉了揉太阳穴,她忍不住开口:“小屁孩,你这样出来不怕家里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有小白在,他们为什么要担心呢?”郁景希歪着脑袋看叶和欢,两条腿在桌下晃着。

    白筱忍不住摸摸他的脑袋,“这次跟李婶说了吗?”

    郁景希重重地点头,“我给她留了小纸条。”

    白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尽管郁景希心里不乐意,但还是听从白筱的话往家里打了一通电/话。

    李婶一听到白筱的声音本高高悬起的一颗心就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,既然小少爷在你那我就放心了,但老首长跟老太太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李婶的口吻很为难,确实,她也不过是个保姆,有些事不是她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你给三少打个电/话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打给景希的奶奶吧。”白筱直接否决了李婶的另一种建议。

    郁景希吃得肚子鼓鼓地,仰躺在沙发上打了个饱嗝,扭头看白筱:“小白,你跟我爸爸是不是闹矛盾了?我把你的号码存在他的手机里,后来想打电/话给你,他却说已经删了。”

    白筱怔了怔。

    一双软软的小肉手已经抓紧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放心,不管郁绍庭怎么反对,我都不会轻易离开你的!”

    白筱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,捏了捏他白嫩的脸蛋,“怎么喊你爸爸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跟他断绝父子关系。”小家伙哼哼两声,“前几天我跟我二伯谈过了,他可能还需要好好考虑一下,我现在呢,就在等他的回复,一旦谈成了,我就过继到他名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情深切切地望着白筱,“小白,我二伯人很好,他绝对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叶和欢穿着大红真丝睡裙经过,“呵呵,筱筱,你可以考虑做这小屁孩的二伯母。”

    郁景希翻了翻白眼,决定无条件屏蔽这个多嘴大婶的话。

    白筱已经把电/话机搁到他的腿上,“给你爷爷奶奶报个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打吗?”小家伙商量道。

    白筱摇头,态度坚定,郁景希叹了口气,拿起电/话熟练地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小家伙跟电/话那头的人磨蹭了一会儿,把电/话递给白筱:“小白,我奶奶要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白筱一愣,随即就释怀了,自己把人家的宝贝孙子拐跑,不找她兴师问罪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白筱,景希以前的小提琴老师。”白筱接过电/话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吗?你好,我是景希的奶奶,今晚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郁老太太的声音很温和,白筱也不禁放柔了语调,“我自作主张把景希带到家里,还请你们别见怪,明天早上我就把他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见怪?如果白老师方便的话,明早就直接送他去学校好了,哦,对了,白老师的外婆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白筱没想到郁老太太会突然转变话题。

    尤其是问到周爱华的身体时,白筱不由地看了眼旁边舒适地摸着肚子的郁景希。

    小家伙回望着她,萌萌呆呆的表情,显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看自己。

    白筱顿了顿,回道:“已经差不多好了,还要谢谢郁……先生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应该的,都是一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郁老太太含笑的声音被一阵咳嗽声打断,显然旁边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从那中气十足的咳嗽判断,应该是郁家的掌权人郁战明总参谋长。

    白筱不禁肃然起劲,在沙发上坐正,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要跟你们说一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白老师客气了,如果有时间,记得来家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/话,郁景希就凑上来,“小白,我奶奶都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白筱若有所思地摸着他毛茸茸的脑袋,有些奇怪,直到挂了电/话她才发现,老太太连一句关心郁景希的话都没问,她看向郁景希:“你奶奶好像很放心把你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郁景希趴在白筱的怀里,见她依旧没察觉,又把脑袋搁到她的肩上,蹭了蹭,嗅着白筱身上清淡的香味,无与伦比的欣喜跟满足,“很简单,因为你是好人哪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军区大院郁家客厅。

    郁老太太心满意足地挂了电/话,笑得合不拢嘴,“这白老师声音听上去真温柔。”

    见没人回应自己,老太太用胳臂肘捅了捅身边假装看报纸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为什么要打断我?害得我后来都忘了要跟白老师讲的话。”

    郁战明横了她一眼,翻动报纸,漫不经心地说:“就你那猴急样,不吓跑她才怪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恍然大悟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“幸好你提醒我……”

    郁总参谋专注地盯着报纸,过了一会儿才扭头问:“你确定这回没搞错?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!”一提起这档子事,郁老太太就止不住的激动,“今天下午打牌时,月芳亲口告诉我的,老三也真是的,什么都瞒着家里,结果搞得我们做父母的是最后知道这事的!”

    卢月芳是郁老太太的牌友,也是路靳声的母亲,路院士的妻子。

    郁老太太望着电/话机,看着看着就红了眼圈,声音也有些哽,“老头子,你说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?老大年纪轻轻就去了,老二的老婆跟人跑了,老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天来来回回这几句话我说你累不累?”

    郁总参谋白了眼又要哭出来的老太太,粗着声线道:“这不是一个有着落了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抹去眼角的泪,舒了口气,尔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,拍了拍老伴的腿:“蔓榕前几天打电/话回来,说苡薇想要回国了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郁总参谋连眼皮也没抬一下,“我还以为她们娘俩都快忘记自己是郁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怪不得蔓榕,当年政东出事,她就在旁边,亲眼看着丈夫就那么去了,”说着,郁老太太就忍不住红了眼圈,“换做我我也受不住那样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带着孩子一走就二十二年,甚至连一趟国都不肯再回来。”郁总参谋提起大儿媳妇终归是有气。

    郁老太太观察着老伴的脸色,“战明,你是不是还在怪蔓榕?如果不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什么?”郁总参谋蓦地起身,“丢的那个也是我郁战明的大孙女,她要找回来难道我这个做公公的还会反对不成?偏偏自作主张地偷偷出去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里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郁战明将报纸扔在茶几上,转身就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郁老太太心里也难受,如果不是那个孩子,她的大儿子也不会早早地过世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剧情慢慢升级中,小伙伴们搬着小板凳排排坐,接下来精彩不断,你们的疑惑会解开~~~